广东佛山木工机械设备价格(佛山二手木工机械设备市场在哪里)

本文有2121个文字,大小约为10KB,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9月27日,深夜11时。佛山市顺德区杏坛某工业园,一家铁门紧闭的注塑机工厂内,机器声准点响起。

“到点了,可以用电了。”领班罗平已经等了3个小时。他关掉手机游戏,起身走向11台注塑机,开始“热炉子”。一个小时后,工人们就可以就位,开始“新一天”工作。

夜幕降临,工厂开工。这是9月以来,一批佛山工厂的一线写照。佛山,拥有超过10万家工业企业。近期因错峰用电,为了赶赴订单生产,不少企业开启了“夜班工厂”模式。

深藏于不同工业区的佛山工厂内,灯火通明至天亮。这是限电下,一座制造业大市里的真实故事。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夜晚11点,准备开工的佛山工厂。南方+ 王谦 摄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一个月前,当李秋得知“又限电”时,就想:“要不把工厂改为夜班模式?”这名潮汕人经营着一家家电配件厂,顺德区600多家美的供应商之一。

那已是今年以来第二波错峰用电。最早在5月,大多佛山工厂接到“开四停三”或“开三停四”的通知。回想起来,那时不过偶尔停个一两天。

但近期,李秋明显感觉到情况有变。

8月末,顺德北滘工厂开始轮流用电。当地供电局不定时发短信给企业,提醒在次日指定时段暂停工业用电。

进入9月,情况升级。每天下午四点多,李秋都能在群里看到同事转来的供电局信息,明确要求企业停止生产负荷,仅保留办公负荷。其中,大部分暂停生产的时间要求白天8:00-23:00,有时候也会提早到22:00。

一打听发现,佛山32个镇街几乎都是这样。工厂的生活用电不停,但工业用电白天基本用不了,暂停时间也明显拉长。李秋算了一下,近两周已经进入了“开二停五”。

这可是不小的挑战。

工业用电直观反映着企业生产状况。今年1-8月,佛山进出口增速居珠三角第一,大批佛山外贸企业处于“爆单”状态。相对应地,今年以来全市用电需求同比增长了20.62%,南方电网广东供电局8月数据显示,佛山市用电负荷已经三次刷新历史高值。

李秋企业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2月。为了能白天赶生产,他曾经做过“试探”。

9月10日下午,李秋突然发现工厂里的机器声消失了。员工告诉他,“真的被拉闸了”。

其实,他们此前已收到过两次提醒。

一次是前一天,当地供电局告诉他们第二天下午要暂停工业用电。李秋想了一下,“要不试试”。第二次是在拉闸前两个小时,他们再次收到了关停的提醒信息。李秋还是有点侥幸:“也许只是吓唬吓唬我们呢。”

直到“轰”的机器声音骤然中止了,李秋发现“来真的了”。

“大部分时间是不会轻易拉闸。”南海区某镇街公务员张运,负责巡查企业错峰用电情况。在他的办公室,降温“武器”是一台电动小风扇。

最近,一些佛山的镇街为了与企业共克时艰,办公大楼白天不开灯,不开空调。张运也知道这样省的电有限,“但至少能让企业感受到我们的态度。”

政府部门也在积极号召市民节约用电。9月24日,李秋在朋友圈看到,佛山市发改联合市工信等部门发布倡议书,倡议佛山全市人民在用电高峰期节约用电。9月28日,中小学、幼儿园也开始向师生、家长发倡议书,号召节约用电。

李秋意识到,白天限电的情况,估计会持续好一段时间。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李秋选择了最初的预案。

9月19日一大早,生产总监林建就收到了任务,制定工厂“加大夜班生产”的计划。

考虑到设备是最耗电的部分,林建把夜班计划分为两大部分:白天限电时,主要是安排一些“手工活”,负责装配、组装;晚上则是“机器活”,大型设备在晚上10点甚至11点,放开工业用电后正式启动。

更难的是调度“临时来电”。由于各个地区每天的用电指标有浮动,一些工厂也会突然接到通知,当天可获得少量额度的工业用电。

林建专门成立了一个错峰用电调度组。每天早上7点多,林建就发布当天的用电计划。这个计划是他依据前一天下午供电局提供的用电要求来设计的。如果来了临时的用电指标,就会随机调度分配。

“有时突然会收到供电部门的短信提醒,用电负荷超过。”这时,林建会火速跑到公司一楼,打开专用变压器,查看实时的数据,再迅速调整生产计划。

目前,林建所在的千人工厂中,已经有100多人调整为上夜班了,而原来只有30多人上夜班。

一些本身就“两班倒”的工厂,更直接去掉了白班。9月20日以来,罗平所在的注塑厂已经完全停止了白班,只剩下夜班。

即便这样,对大多数工厂来说,短时间内的产能难免受到一定影响。

最近半个月,李秋的配件厂已有大约20%的订单受到影响。但他也想着趁机调整订单结构,或者干脆砍掉利润低的订单,力争确保核心订单的交付。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据南方电网广东供电局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佛山市用电负荷已经三次刷新了历史最新纪录。南方+ 王谦 摄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李秋的配件厂扩大夜间生产比例后,公司给予夜班每人每月500-600元的补贴。同时,夜班员工每天的饭补从8元提高到20元。

但并非所有员工都能适应夜班模式,特别是年轻的一线生产工。

顺德某家电企业改上夜班不过两周,已经有10%的工人离职。一般来说,这个比例约为5%。

“很多工人不适应上夜班。”老板王军说。这也与企业过去生产的节奏有关系。王军的工厂近3000人,过去采用大白班制,但现在要直接调整为大夜班。

而不怕上夜班的,也遇到其他问题。

当罗平所在的注塑厂彻底进入夜班模式后,厂里的90后黄一花和李飞都想过跳槽。

主要是因为收入减少。正常情况下,员工基本月薪3500元,其余部分按照每天分拣的家电配件数量来算。像黄一花,正常每月能拿到6000多元。

但现在,无论白班还是夜班都达不到这个收入。白班是因为直接取消,计件部分没有了;夜班尽管时间不变,但机器开工要到12点,从晚上8点到机器启动之间,这四个小时里,员工一样只能干等。

前几天,李飞一度在七滘工业园附近找过工作,他在工厂间溜达,询问招工事宜,被罗平无意间看到了。

后来,找工作也不了了之。因为李飞走了一圈后发现:所有工厂都这样,干脆不走了。

罗平的老板周一照了解情况。特别是白班员工,没事做会跑出去打零工。这几天他寻思着,调整一下整体的分工安排,不能按照月度来换班,也许要按照半个月来。

情况也有相对乐观的。丹灶阿牛五金的负责人吴振亚发现,因为厂里大多是40多岁的中年人,他们说几句后,也会继续埋头上夜班。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上夜班也不是长远之计。

李秋最担心晚班的疲劳作业隐患,尤其晚班大多要操作设备。为此,他把采购发电机提上了议程。

在这轮限电下,一批佛山企业正因为早年备有发电机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用电紧张的问题。

苏泉窝是广东顺德永强福泰智能木工机械有限公司(下称“永强智能”)的总经理。早在2003年,当时也是限电问题,苏泉窝买下了一台250千瓦的发电机。

这台发电机买回来15年,一共用了200多天,其中今年就用了50天。苏泉窝感叹,工厂基本就靠这台发电机,保证了白天的生产。

南方特稿|夜班工厂:限电下的佛山制造

永强智能的发电机。南方+ 王谦 摄

但是靠一台发电机的情况下,工厂内的焊机与大型设备只能保证一个。生产还不能做到一切如常。

更重要的是,发电电费的成本也会明显提高。苏窝泉测算过,发电机发一度电,成本大概在2元。以前的电费占设备的成本是8%,现在直接攀升到了13%。

相比之下,工业用电一度是7毛多。

无论如何,在这股限电风波下,许多工厂都积极采购起发电机。

9月27日一大早,周一照就上网找发电机信息。他在某网站看到一台发电机售价4.5万元,但到晚上打电话询问时,价格直接涨到了8万元,还“不接受议价”。

周一照只好去找二手货,或者考虑租一台,毕竟租的成本更低。今年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已经带来不小压力,比如助燃剂,两个月间已经从7万一吨上涨到10万一吨。

但周一照还是愿意继续熬下去。就在9月27日,这家仅有20人,工厂年产值不过2000万的注塑工厂从银行贷到了120万元。

周一照很兴奋。这是他们拿到的第三笔贷款,前两笔都是通过创始人抵押房产换来,而这笔经营贷至少可以让他支撑接下来的两个月。

在他看来,当下赚不赚钱并不重要,只要企业能熬过去,后面一定还会有希望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罗平、李秋、林建、王军、黄一花、李飞、周一照均为化名。)

【南方日报记者】叶洁纯 王谦

【特约记者】尚双鹤

【编辑】黎詠芝

【作者】 叶洁纯;王谦

佛山经济学人

来源:南方+ - 创造更多价值

转载于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沃拓建筑机械设备网,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,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otufeiliao.cn/anli-15542.html
建筑机械设备安全规范(机械设备防护罩安全要求规范)
« 上一篇 沃拓建筑机械设备网
没有了
下一篇 » 沃拓建筑机械设备网